18S/S ECHO OF KURORO

通过反馈,引发我们反思自身,发掘更多的可能。

我们给别人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思考我们本身是一个怎样的品牌。

 

Far more than One Percent Inspiration.

任何城市都不乏沉心下气之地,在深圳,旧天堂书店也是用自己的节奏和城市相处。而本次企划我们找的第一位朋友,就是在这样的地方工作。KURORO的状态亦是如此:工作之余,睡眠,拼贴,还有摄影,远离嘈杂聒噪的人群。这次是一次无主题,纯粹流意识流拼贴的合作。
回响 
O:OPICLOTH   K:KURORO 
O:书店店员并不像是一个年轻人会选择的职业,为什么选择了这样一份职业?
K:这其实是件机缘巧合的事情,我自己一开始也没有想过会去做这份职业,甚至觉得不是我想要的东西。但发现在这个地方我可以沉淀自己,静下心来学习。这个是个很重要的因素。
O:喜欢看什么书籍,在书店工作后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K:我看书会比较多元。会看前卫哲学思想,也会看艺术评论。最喜欢看的还是荒木经惟的摄影文学以及横尾忠则的作品集,文学的话会喜欢看太宰治。会注意出版社和出版日期以及翻译者,在这之下慢慢形成自己的审美吧。
O:你喜欢现在的自己吗?
K:喜欢,我觉得两年前我比较浮躁挺。经过了一些沉淀,现在我变得更舒服自然了,不会为自己制造麻烦和痛苦。有时间会沉浸在做作品和买衣服的欢乐当中(笑)。觉得能理解关注艺术,获得更多审美,其他事情都没什么大不了的。

O:你是如何看待自己当下的状态,目前我们这代人的状态?希望会是什么样?

K:目前的状态比较稳定,也很享受在书店的过程,灵感来的时候会激发我做更多的创作。也可能是因为在书店这个相对封闭的环境里,我对于这代人的状态可能并不够了解。但在我看来在互联网如此发达的今天,感觉年轻人都被互联网所束缚,但其实生活方式是可以很多样的。可以多点创作,享受自然,多钻研自己的爱好。

O:能说说这一次合作的过程么?

K:因为我和YIUS是很久的朋友了,他提出了这个点。我觉得挺有意思的就不妨一起玩一下,刚好我想要做一些纯粹的,没有主题束缚的作品,单纯享受这个项目。所以就凭着我自己对OPICLOTH的特有的感受和理解去表达这次创作。

 

O:为什么会选用拼贴做这次合作?

K:  拼贴是我平时会去做的一个习惯,自己一直都想做不一样的摄影或者是图像,于是我选择了拼贴摄影。也有受到横尾忠则的影响理解到如何运用媒介的多样性去创作:摄影可以做拼贴,绘画可以做拼贴。有非常多的表达手法。我十分喜欢这个破坏重组的过程。从印花的创作到拍摄lookbook我都是用纸面拼贴去完成,在创作过程中都是以自己主观的感受和自身觉得好看的东西去重组这玩意儿。

关键词:自处

KURORO所做的事情看似是某种天真,在这种全民物化灵性蚕食的时代,他依然坚持着自己的节奏和自己的爱好,在自处的过程里审视此彼。

这世界从来不缺乏仰望天空的人,缺乏的是如何面对仰望天空的行为。

微信二维码
取消
微信客服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