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A/W「CITY HERMITS」

「经济躯壳、节奏急促、寸土寸金」是深圳的标签之一,每次说到深圳到底有什么好玩时,大家似乎都一头雾水,对于这里只停留在没有过多文化底蕴的画面。而随着发展所需,社会各业的关注点更愈发趋向商业与经济,城市里一些小众人文风光却逐渐被浸没,被舆论贴上诸如「文化贫地」的标签亦早已不胜其烦。

为此,我们展开了 CITY HERMITS 」的企划,去为城市发声。我们认为在这座被固化了认知的城市里,在标签底下还有很多看不见故事与文化正在萌芽生长着,它们更值得我们这一代去咀嚼、发掘。

我们希望可以通过这次的事件,讲述我们所处城市一些背后的故事,或许会让你对这里另眼相待?

2015 年欧阳创业之初,是个「快手」年代,也是一个用户被 UGC (用户生产内容) 包围的年代,并没有多少人意识到 PGC (专业生产内容) 的重要性。并且那时大多数独立音乐人难以被发掘,他不希望这么多好的独立音乐被埋没,便萌生做一个推广独立音乐 APP 的想法,而这个 APP 也算是他梦想的初次尝试。

 

但最终他失败了。

APP 创业失败经历后,欧阳还是选择了音乐相关的工作。然而因为运营理念的差异,在职期间大多关于洽谈音乐合作的局,都由欧阳私下用自己的时间一力组建并接待。也许正因为一路走来对音乐的慷慨和热爱,让他累积到了很多圈内真挚的友谊,逐渐形成一个良好的发展小生态,往自己的愿望一步步靠拢。
在谈论欧阳对深圳音乐文化的看法时,提及到关于资本与文化处于的矛盾关系。对于科技经济野蛮生长的深圳,文化养分难以渗透进这座金钱至上的城堡,没有多少商人愿意花心思与财力去建立一个市场接受度并不高的领域。导致独立音乐在大部分受众的认知与接受程度上是比较低的。
将这个问题延伸至深圳的大环境,正如欧阳所说「快消费、快娱乐」是这里的一大现象。好比在节假日里,多数人出门除了喝杯东西,唱个K,吃吃东西 ... 在深圳很难去找到一个与这座城市相背的慢生活空间,因此筑建新文化是一件逆流而上的事情。而想要靠自己形成一个音乐圈子的欧阳,显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深圳汇聚了来自不同地方的人,形成了不同意识间的碰撞,让这座城市萌生了许多新式思维,使之一直走在前沿,成为创新之都。

同时,欧阳的故事亦是深圳多元文化现象的一个缩影。

相比同位居一线城市的北上广,深圳是个较为主流的移民城市,它所带来的高人口流动性现象,并没有沉淀出太多人文底蕴,在四大城市里的文化确实是最为匮乏的一个地方。同时,深圳汇聚了来自不同地方的人,形成了不同意识间的碰撞,让这座城市萌生了许多新式思维,使之一直在前沿,成为创新之都。

 

追溯于此的背后,其实许多新式的行业或团体都是从零到一,从没有人做过,到自成一派;从不被社会认知到形成一个圈子逐而发展成行业。正因为像欧阳这些在深圳里默默推动自身文化领域,敢于沉下心去创造并且通过自己的坚持的城市隐士,才是让深圳一直进步的关键。

 
音乐文化是塑造城市的一部分,是城市文化输出的载体,亦是构成城市多元化的其中之一重要元素。

 

我们没有办法更好的区分欧阳所从事的到底是一个什么职业,但他在于行内的角色更像是一座桥梁,用自己过去累计的人脉连接不同的音乐人,为独立音乐人提供合作机会,无论成功与否,我们认为这样默默推动城市文化发展的举动,更具城市隐士该有的本质意义与代表性。

 
在野蛮生长的土壤里,仍然有一片值得我们去寻觅的绿洲。

通过「CITY HERMITS」,我们分享了欧阳的故事,分享了他对自身领域文化发展与对深圳的看法。也许不会影响着很多人,但我们仍希望能够在大流之中,帮助并推崇这些逆流而上着的人,亦希望为这座城市讲述更多的故事,让更多人认识到深圳并不是表面上被经济蚕食的文化沙漠,而是在这块野蛮生长的土壤里,仍然有一片值得我们去寻觅的绿洲。
SPECIAL SOUVENIR 特别周边.

「CITY HERMITS」VOICE 喇叭玩具

「CITY HERMITS」VOICE 印花长袖

Diector : TM、Wilson

Photographer :reenlauf
Video : TM
Text : Wilson
Interviewee : 欧阳毅
Thanks : 欧阳毅、赵久峰、李老板、Alen、李星宇、ROCKY、乐之、花火
微信客服二维码